非法采砂船顶风偷砂,监管机构充当“保护伞” - 深圳市索迪迈科技有限公司

非法采砂船顶风偷砂,监管机构充当“保护伞”

采砂船非法采砂

        据新华社北京1月12日电,一艘艘看起来毫无异常的普通货船,其实是花费数百万元改装的豪华版盗砂船;船头和尾部的两个“隐形”吸砂泵启动,短短一个小时就能吸走上千吨沙子,一晚上就能盈利几十万元。近日,记者在沿江多个地方发现,一些盗砂贼顶风作案,逃避监管甚至堵截执法。一些偷沙聚集点晚上很忙,导致防波堤。这些非法采砂船就像侵蚀长江健康的“吸血昆虫”,不仅严重破坏长江生态系统,还影响航道、堤防、桥梁的安全。

各种改装采砂船出没,部分偷砂点已溃坝。

        各种改装采砂船、“巨无霸”运砂船,还有灵活机动的小型快艇……记者近日走访了重庆、湖北、安徽等沿江各地,发现在一些地方,执法部门抓获的涉沙违法船舶连成一片,有数百艘,场面壮观。

       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河道采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沿江多个地方、部门高压整治非法采砂的背景下,一些团伙顶风作案,装备越来越隐秘,手段越来越多样。甚至出现了新的趋势,比如以高价租用小型快艇来监视它们,并逃避监管。

        数据显示,2020年前10个月,长航公安分局共立案查处非法采矿案件907起,打击犯罪嫌疑人561人。以近年来持续打击非法采砂的芜湖市为例。2020年全市共抓获非法采砂船舶、非法运砂船舶200余艘,小型快艇数十艘,比2019年多。

       来自马鞍山的王先生说,他多次目睹盗砂团伙在夜间盗走河沙,并受到恐吓。“我们长江上有好几条船,他们在我们面前疯狂偷沙已经很多个晚上了。”

        记者在长江中下游一处长江干流偷沙聚集点看到,一岸断岸,支流内零星停放着小型快艇,还有废弃的吸沙管道。“枯水期,像夜市一样热闹,几艘船一起偷沙。”常年关注长江保护的志愿者陈骁说。

非法采砂船像“吸血昆虫”一样蚕食着长江的健康。

        业内专家表示,非法开采河砂危害多,将严重威胁长江生态、堤防和船舶航行安全。无序过量采砂会导致原本平坦的河道出现大量深坑,形成漩涡,威胁通航安全;同时也会改变河床地形,导致地下水位下降,水质恶化,危及长江沿岸人民的饮水安全。

       “非法采砂将破坏长江水生生物赖以生存的环境。改装后的豪华偷沙船像一个巨大的吸尘器一样打开吸沙泵,不仅会吸走河沙,还会吸走水底的小鱼小虾和水生植物,破坏那个水域的生态系统。”陈说。

        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说:“长江砂石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资源,无序采砂不仅破坏长江生态环境,还影响水生生物的栖息繁衍,甚至可能直接破坏防洪堤、桥梁等河道工程。”

盗砂的违法成本很低,一些监管人员成了犯罪团伙的“保护伞”。

        一艘中型偷沙船,短短一个小时就能吸走上千吨沙子,一个晚上就能盈利几十万元,一个星期就能收回买船改装的费用。

        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,盗沙团伙铤而走险。他们实行有组织的分工,利用技术手段逃避监管,寻求“保护伞”支持。同时,执法部门技术手段薄弱,仅靠人力难以对广阔的流域进行监管。

        2020年,一名河滨群众“卧底”并加入了一伙偷沙贼。他被指派驾驶一艘小型快艇定点观察。据他说,船舶改装、盗砂、运输和销售…盗砂团伙内部分工非常明确;即使是盯梢这个环节,也有很多人负责分段,有麻烦的时候赶紧通知。

        半夜两次,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打击长江武汉段非法采砂,发现装有隐形泵的改装船夜间盗砂。沙盗团伙一找到执法人员,就匆忙收起装备,冲向沙滩逃跑。一名不法分子见无处可逃,赶紧将手机扔进河里,企图毁灭证据。

        多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,非法采砂船舶小型、隐秘、流氓的特点越来越明显,反侦察能力越来越强。“犯罪分子作案时,会派人在河上‘游泳’,甚至还会派专人看管执法部门的巡逻艇。我们办案的时候经常把气撒出去。”

        长航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现在犯罪分子非常狡猾,大部分沙船都在干活,老板们都躲在后面。老板难找,法院最多判三四年。“好不容易抓到了电流,却只能截船上的非法采砂机。与查处概率相比,盗砂的违法成本很低。”

    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在肆无忌惮的盗沙团伙背后,往往有成为“保护伞”的监管者。湖北、江苏等地查处的一些大型非法盗砂案件表明,在利益的引诱下,海事、水利、港航等部门的一些直接管理者失去了原则,有的私下向船东收取“利益费”,有的以“持股”的名义直接参与了盗砂利润的分享。

整治非法采砂,必须构建责任链,织牢监管网。

受访者认为,整治非法采砂需要多个地方和部门的共同努力。

        盗砂船是非法采砂的主要工具。在执法部门大力拆解采砂船的同时,一些船厂不断非法改装采砂船,新增速度甚至快于拆解。但船舶改装、航运、盗砂、河砂交易往往属于多个地方,而监管则属于工业和信息化、交通、水利等不同部门,仅靠一个部门在一个地方进行非法采砂整治难度较大。

        “整治非法采砂,必须构建责任链条,织牢监管网络。只打击直接盗砂,却放过协助其运输、装卸、仓储、交易、使用的行为,治不了非法采砂。”上海市港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许国义表示,涉沙全链条所有单位都要肩负起整治责任,加强信息交流和执法联动。

        记者走访了沿江部分城市,发现一些地方正在运用技术手段加大打击非法采砂的力度。比如在长江干流安装夜间可视视频监控,基本实现了江面全覆盖,执法人员可以在基地实时看到监控情况。比如升级执法队伍的装备,增加灵活的快艇等。

沿江民众认为,要严查长江盗沙利润链,清除充当“保护伞”的监管人员,才能彻底根除盗沙顽疾。

         此外,受访者建议可以用疏浚砂和机制砂替代长江中的沙子,以满足市场对沙子的需求。目前,部分水库、航道、港口淤积严重,但由于疏浚清淤成本高、工序复杂,市场动力不足。进一步简化手续,畅通疏浚砂利用渠道,变废为宝。

更多